网易河南首页

苗馆新闻

以色列:悬置的和平与犹太民族国家的焦虑

2019-10-22 02:36:03

朱天元/文

“历史上,巴勒斯坦占领者总是遭受灾难,犹太人的经历是第一次。巴勒斯坦的地缘政治击败了所有占领者。现在这片土地的最初占领者已经回来了,也许诅咒会失败,也许历史上最著名的土地应该有和平。”这是1983年,美国著名作家巴巴拉·图奇曼在她的作品《圣经与剑》中对以色列未来的展望。然而,在充满希望的图奇曼时代,以色列并不平静。1982年6月,以色列卷入黎巴嫩内战,贝鲁特难民营大屠杀发生在9月,巴勒斯坦起义于1987年爆发。我们似乎能够将所有这些争端追溯到巴勒斯坦史前闪米特人迦南人的解决,但正如基辛格所说,我们可以将所有这些视为20世纪的历史遗产——帝国与民族国家之间的裂痕、意识形态冲突以及大国的无力调解。

以色列伴随着历史争端、种族冲突和战争。自194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敏感的犹太人身份已经嵌入地缘政治分裂的阿拉伯世界。然而,在冷战两极对立的背景下,以色列必须谨慎地保持其立场。以色列的崛起不仅是犹太民族的奇迹,也是一场隐藏的危机。全球化和历史的终结没有给这片乐土带来和平。

今年9月,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了以色列前总理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的自传《无国界的伟大梦想》,在这本自传中,被视为“以色列建国一代最后一人”的这个人回忆了自己辉煌的一生。就像以色列这个年轻国家的历史一样,佩雷斯一直在为地缘政治和平和国内政治和解而奋斗,但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没有找到令人满意的答案。然而,对新一代以色列领导人来说,佩雷斯这一代人的和平梦想和艰苦努力似乎遥远而不现实。佩雷斯和拉宾的梦想会在这个曾经孕育人类第一个文明的富饶新月地带继续开花结果吗?本期《经济观察书评》采访了以色列前总理的儿子西蒙·佩雷斯(Shimi Peres),请他谈谈他父母的梦想和当今动荡的中东世界。

Q =经济观察家

A = Shimi Peres

翻译=邹欢

问:去年7月19日,以色列通过了“民族国家法案”,保护以色列境内的许多犹太人权利。这也被认为是利库德集团和犹太民族主义的复兴。西蒙·佩雷斯领导的几代领导人致力于以色列的民族和解。你认为这个转折点为什么发生在以色列?

答:以色列是一个不可理解的国家。在整个建国进程中,以色列一直致力于在这两项承诺之间达成妥协。一是以色列是一个犹太国家。194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是为了确保犹太人有自己的国家,这意味着其主体是犹太人。这些犹太人有权成为公民并作为个人存在。第二,以色列是一个民主国家,这是《独立宣言》中提出的,从而确保每个人,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其他少数民族,都享有平等权利,可以在议会中投票。

因此,该法案实际上并不重要,因为它是在特定的政治环境和政治争端下产生的,事实上对以色列国家的性质没有任何实质性改变。以色列,一个少数民族,理解以色列是一个犹太国家,他们也理解以色列是一个民主国家。在我看来,以色列是一列有两条轨道的火车,两条轨道是平行的。一条轨道是犹太的,另一条是民主的。两条轨道应该保持平行,而不是被政治控制,这将迫使他扭曲。

问:佩雷斯认为,以色列的价值观基本上是民主的,而不是种族的。然而,民主一词并没有出现在以色列的独立宣言中。这是否会导致以色列在民主国家或犹太国家的性质不同?

许多人认为以色列是一个民主国家。事实上,这种犹太价值来自圣经。圣经的价值是民主。在独立宣言中,据说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佩雷斯有一句名言:“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但他们也有追求差异的平等权利。”

问:关于“犹太民族国家”的辩论没有停止。以色列也分为世俗犹太复国主义和宗教犹太复国主义。目前,后者的影响正在扩大。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答:以色列国内政治现已两极化,因此以色列将很快举行第二次选举,因为双方无法达成共识并组成联合政府。以色列政党的分裂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是利库德集团在过去十年中确实一直在领导联合政府。内塔尼亚胡担任总理已经十年了。然而,在利库德集团的政党中,仍有一些人认为“两国解决方案”是可能的。然而,当前的背景是,整个中东正在撤退,战争和右翼政党正在崛起。因此,以色列的安全是主要问题。人们不再像佩雷斯时代那样敢于冒险和追求和平。

问:去年12月6日,特朗普承认以色列首都为耶路撒冷。你认为这将如何影响中东局势?这会对当前的美以关系产生更深远的影响吗?

众所周知,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当以色列被承认为一个国家时,这一点应该得到承认。特朗普说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他实际上并没有画出一个地理区域来说明耶路撒冷的哪个地区是首都。他只说耶路撒冷是首都,但没有其他明确的证实。特朗普所说的实际上是一种默契。他的观点发表后,世界没有受到很大影响,也没有崩溃。犹太人当然欢迎特朗普的声明,但他的声明对中东以及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和平没有多大影响。

问:内塔尼亚胡主张“国家安全”和“犹太优先”,强调处理叙利亚和伊朗的外部安全。这将如何影响以色列目前的内部和地缘政治局势?

答:以色列的共识是,恐怖主义确实是一种威胁,它在中东造成了许多不稳定的局势。恐怖主义不仅威胁以色列,也威胁中东其他国家。以色列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他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实际上得到国外的支持。因此,内塔尼亚胡对外部世界的强硬态度实际上得到了国内人民的支持。

与此同时,它也给以色列和中东其他国家一个合作的机会,以便它们能够更密切地联系起来对付恐怖主义。这也是促进中东和平的一个好机会。我们必须应对全球恐怖主义,打击恐怖主义。我们还必须能够促进中东国家之间的各种合作,以振兴中东经济,并使年轻人能够就业。我们还应该使中东成为一个更有希望的国家,它的经济与和平都在上升。

问:佩雷斯和拉宾曾一度促成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的短期和解,但奥斯陆协议的框架在很大程度上被放弃了。你认为巴以关系的未来前景如何?你认为和平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最大的障碍是人们之间缺乏信任。巴勒斯坦领导人没有像以色列希望的那样致力于推动国内经济。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着眼于未来,振兴经济,重建人民之间的相互信任,防止暴力。只有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才能回到谈判桌前,迎接我们过去面临的挑战。我们不能只是达成政治协议而在其他领域停滞不前。这就像骑自行车。你已经在骑自行车了,但是你不可能不前进。

问:今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80周年。纳粹德国的意识形态来自对犹太民族的历史仇恨,这也在欧洲造成了灾难。今天,右翼政党和政治强人一个接一个地走上舞台。这仍然是西方世界犹太人苦难历史的警钟吗?在西方世界,少数民族很害怕。

答:佩雷斯先生实际上预见到了当今世界的移民问题。整个世界正在进入一个新时代。我们将面临许多国际挑战。过去的挑战可能是一个国家的。然而,我们现在面临的威胁是全世界的,是全人类的责任,例如气候变化、世界经济不景气、全球恐怖主义和移民。解决办法是政府和企业合作,这意味着我们将进入一个新的合作时代。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欧洲面临的问题是由仇恨造成的。今天,更多的欧洲问题是由恐惧引起的,因为人们害怕他们的工作和社会资源会被别人拿走,所以这不是种族仇恨。对于所有国家和移民来说,我们面临的困难仍然非常严重。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无论在欧洲还是中东、亚洲甚至非洲,我们都面临着同样的挑战。

上一篇:铜价 静待趋势明朗
下一篇:“吉时雨”的“造血扶贫”经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8-2019 socalloc.com 苗馆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关闭